• <nav id="6ka44"></nav>
    <nav id="6ka44"><strong id="6ka44"></strong></nav>
  • 新世纪联合网

    儿童踏进短视频秀场 网红时代如何;は诺耐?

    时间:06-20/2019 06:10 | 点击次数:

      “给叔叔阿姨唱首歌吧。”80、90后的记忆里,在大人聚会上听到这句话总令人“虎躯一震”。

      但时代变了,社交网络大行其道,短视频兴起,如今是孩子们踏进秀场,给屏幕另一头的叔叔阿姨们表演个节目。当年那个“被迫来一首”的老王成了唱歌网红,主动求围观,某一天,你的孩子也告诉你,他想像老王一样,展示才艺,有人欣赏,靠此赚钱。

      还没等你否定,你就看到英国有个7岁的孩子Ryan在YouTube上测评玩具登顶了福布斯财富榜,隔壁国10岁孩子中村逞珂辍学开办YouTube频道“少年革命Yutabon”,抖音上的天天小朋友在抖音上模仿李佳琦推荐文具而粉丝大增……

      新的媒介环境下,他们在尝试讲述成长的另一种可能性——成为儿童网红。

      儿童网红观察

      表情包、才艺、人设和网红二代

      互联网时代,传播行为从未像当下这么容易,一张图片、一段视频,甚至是一段话,像病毒一样迅速传播。

      表情包网红:迷因文化的走红

      以往的儿童网红里,十个里有十个是可爱型,这股风潮随着《爸爸去哪儿》的播出达到顶峰,但沙雕文化很快占领新高地,表情丰富的儿童迅速抢占视线。困惑、尴尬、笑着活下去……被可爱消解的丧文化成为年轻人的新宠,这背后是迷因文化的特殊魔力。

      假笑男孩Gavin Thomas在中国爆红,逛故宫、参加微博盛典、和太平鸟合作,这大概是社交网络时代创造的一大奇迹,谁没有用过几张“奶思”表情包呢。如今8岁的Gavin,已经出道6年。当时,Gavin被捉弄时的意外反应戳中了网友奇怪的笑点,努力营业的假笑就像被生活摧残的社畜青年。经纪人Ashley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:“Gavin的表情可以传达人们想表达的任何情绪,每个人对Gavin表情都有自己独特的解读。”比起笑脸或哭脸,Gavin似笑非笑的表情留下更多解读余地。

      在中国,Gavin有240万微博粉丝,官方粉丝群5000人,他们称自己为“奶盖”,爱豆一发微博便迅速涌入评论区互动,他们叫Gavin为儿子,哪怕儿子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。

      才艺网红:生活不易,多才多艺

      “买它!”

      模仿李佳琦的人这么多,@天天小朋友 是最脱俗的一个。鸭屎绿的尺子和失血白的橡皮是“绝配”,烂番茄红的限订版新华字典“太好查了吧”,表情和语气和李佳琦如出一辙。截至发稿,这条视频的点赞达到85万,不少网友看过之后“笑到头掉”,想问问哪里能买到这么绝美的文具。太有才艺的结果是引来了魔鬼本人的注意,李佳琦送上从小学到高考所有的教辅和课外书,还不忘关心一句“作业写完了吗?”视频一来一回,两人的网络热度持续飙升,人们看到了@天天小朋友 更多逗比的日常。

      互联网最大的好处,或许就是让真正喜欢表演的孩子,可以主动“来一首”。在家唱歌的甜甜在快手上吸引了140万粉丝的围观,声音清亮,无惧镜头,看得出小小年纪就很有天赋。在贵州毕节,5岁的拳击少女小汤圆成了快手上的新晋网红。体型虽小,打拳击时的出拳和闪躲极其漂亮,多次在对战中把哥哥打到认输,天赋和努力让成年人羡慕不已,拳王邹市明看到视频后许诺给小汤圆提供更专业的设备,当地体育部门也主动提供进一步培训机会和帮助。

      人设网红:今天也要努力营业

      虽说网红都有自己的人物设定,但比起表情包的话题性和才艺的可持续性,我更愿意把人设网红的范围设定为颜值网红。

      表情包女孩权律二今年5月底开了微博,比起宋民国和Gavin难以捉摸的气质,权律二的人设简单得多,可爱就是大杀器,努力营业就好。国内的裴佳欣也因为面容姣好收获了一大批粉丝,从抖音火到微博,网红光环褪去,一条腿已经踏进娱乐圈。Instagram上,有大把靠着美好颜值出道的小朋友,7岁的日本女孩Coco因为酷酷的外表早早和Burberry、Gucci、Gentle Monster等品牌有过合作;双胞胎Taytum和Oakley在有280万粉丝,据估计,单条广告价格在1.5-2.5万美元(约合10-17万元)之间。

      二代网红:出生即网红

      和星二代一样,网红世界里也有名气传承!杜υ际北ā吩刈⒐4岁的Samia,作为网红Adam和LaToya Ali的女儿,她在会说话之前已经成了网红。准确来说,还在娘胎时就活在了聚光灯下,父母在社交媒体上更新怀孕动态,预告她的出生。

      Samia货真价实地赢在了起跑线上,如今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分别收获了15万和20万粉丝,早早和儿童绘笔品牌Crayola达成广告合作。按母亲的说法,“她就生于社交媒体。”

      景观社会

      如何;は诺耐

      测评玩具的Ryan在YouTube上赚了2200万美元,一时打败游戏博主PewDiePie,成为最吸金YouTuber。比起传统工作,网红似乎是最轻松又赚钱的工作,难免有越来越多儿童把网红当做理想职业。他们不是《楚门的世界》里被动成为的网红,而是了解之后主动成为的互联网“景观”!逗闷嫘娜毡ā吩谔教值贝畹“小型景观”时提到,“一个人只要没有与社会彻底隔绝,就总有需要遵守或效仿的规范。这种‘被注视感’并非互联网独有。”

      互联网的出现,让成人也无处可逃。那么,当儿童希望成为互联网“景观”——网红时,着急对此下结论其实毫无必要,也用处不大。去年8月,日本冲绳,10岁的中村逞珂决定辍学运营YouTube,开办频道「少年革命Yutabon」,第一条视频便是《不去上学也可以》,这条视频播放量达到150万,但也引起极大讨论,点赞5k,点不喜欢的达到80k,中村最终关闭了评论功能。网友嘲讽他的无知,也批评父母管教不当。

      中村是一个极端案例,但并非孤例。2017年,英国机构First Choice询问了1000名儿童的理想职业,其中半数想成为YouTuber或是vlogger,2018年,日本学研对1200名小学生的调查发现,YouTuber在他们理想职业排名中升至第二位。一年过去,中村还在坚持每周三更,以儿童之眼,记录生活的思考和冲绳的文化,但每条视频下面都有人试图劝他重回学校,放弃逃避现实。

      批评总是很容易,但面对互联网入侵,大众更需要思考,如何让儿童更好地和科技相处。

      平台:妥善安放儿童注意力

      在科技巨头眼里,成人市场逐渐饱和后,儿童市场就是下一个必争蓝海。

    热门排行

    幸运飞艇高倍网投